前任小姨

时间:2021-01-11 10:03:06
  人的一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,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个和你做爱的是谁。

  篡改一下《阿甘正传》的台词,感叹一下蛋疼的命运。

  已经工作十年,自以为经历了很多,可这事还是让我头疼。也许正如朋友所说,我是个智商及格,情商为零的人。

  经常混迹于论坛,阅H文无数,虽然偶尔好奇下载一些看,可对绿妻、乱伦这些重口还是很难接受。我觉得我对性爱的兴奋点还是很正常的,正常情况就能满足,不追求双飞、3p,肛交,也不需要这些重口刺激。

  我跟前任早已没有关系,现在连朋友都算不上。可我曾经深爱过她,我认为我这一辈子就她一个就足够了。所以,对她的亲人,我也视为自己亲人一样。

  她小姨是她亲姨,只比她大三岁,第一次知道我也很惊讶,能在农村计划生育那么严密封锁的情况下生出一个又一个的闺女,我那前任的外公外婆不是一般的威武霸气。

  我们在一个城市上的大学,已经熟识多年,虽然跟前任没结婚,我也一直跟着叫小姨。即便是跟前任分手后,这个称呼依然继续。小姨对我不错,是前任亲戚里唯一一个不用物质条件衡量我的人,一方面我们是同龄人很能聊得来,另一方面由于相似的经历,她很了解我和前任的感情。

  跟前任分手后,我们一度三年没有联系,直到我来到分公司,再度遇见她。

  小姨在一个教育机构上班,和我的公司在一座写字楼上,楼上楼下,上下班时间一样,经常会遇到,如果午饭时在一个快餐店遇到,我们还会坐在一起聊一聊。

  我依然视她为朋友,也像对前任家里的长辈一样尊重,没想过修改称呼。她也没让我改过口,私下里多次问过我跟前任复合的可能性。

  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,严格来说不算乱伦,可我心里还是不爽,不能像面对别的女人时那么坦然。

  昨天就是个意外。我一个朋友明天结婚,要商量一些婚礼事宜,还有天南海北一大堆朋友回来,热热闹闹忙了一个周末,在饭馆里没有喝嗨,又一起去熟人的酒吧找乐子。

  我们到酒吧时候已经九点半了,我没想到会遇到小姨,去洗手间的路上无意中看到小姨喝得昏天暗地正拉着她同事哭诉,不光如此,还把手机扔进啤酒杯里助兴。

  那同事认识我,看到我之后立刻求助。原来,小姨跟小姨夫又吵架了,他们两个婚后多年没有孩子,在开放二胎的大背景下面对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  我打通小姨夫的电话,还没说几句,就听到那边小姨的婆婆在大发雷霆,说着“出去就别回来”“敢去找她我就不要你这儿子”“要不就离婚”我一听这话茬,猜到了那边情况,三两句交待了小姨的情况就挂了电话。

  这事我不能不管,看小姨夫那边的情况,送回去也是继续撕逼。小姨这同事家离得远,她的孩子还正好住院,宝宝哭着让当妈的过去已经催了好几次了。

  我又给前任打电话,她在外地,赶不回来。

  就这样,我只好找个朋友开车把她带到了我家,两室一厅的房子,一人一间,这样小姨夫放心,前任放心,那同事也放心。

  我费了很大劲把她扛到我房间,然后跑次卧洗洗睡了,我东跑西颠忙一天也累了。

  半夜三更不知道几点,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人上了我的床,压在我身上。

  我正在宿醉之中,当时脑子的乱哄哄的,习惯性的就开始上下其手。

  好吧,我坦白,最近有些荒淫无道,没少约。

  我误以为是上次跟我相亲的安安,我把家里的密码告诉了安安,这妮子时常半夜三更跑我床上来,而且非常主动,非常饥渴,经常把我从梦中玩醒。

  我还有个习惯是裸睡,偶尔才会穿条小内防身,基本上勃起后就属于无防备状态。

  昨晚我的反应确实慢了,直到听到小姨的呻吟才反应过来。

  可是,已经晚了。小姨正在我身上策马奔腾,我的小弟弟很傲娇地矗立着,在小姨身体里进进出出。

  那一刻我的脑子嗡的一下,整个人愣了至少有五秒。

  我没想到小姨会上我的床,以前也从没想过会和小姨做爱,在我看来,她就像我的亲人一样。即便她的身体比前任更火辣更性感,她的胸部比前任的更加饱满,曾经我多次看到过她的乳肉,可每次一想入非非,我都会让自己保持克制,停止意淫。。

  房间里很黑,我根本看不到小姨的表情,只能感觉到身体接触部分的火热。

  可我觉得身上有点冷,北方已经入冬,还没有供暖,次卧里只有一床薄被,现在连它都不知道哪里去了,我觉得四肢僵硬冰直,身上汗毛都竖了起来,感觉像被扔进冰窖,可是心里比身上更冷的那种。

  小姨没看出我的异样,或许根本没意识。

  她累了,不再像个英勇的骑士。她俯下身子,双手撑在我身体的两侧,她的臀部不再起伏,而是随着腰肢的扭动开始盘旋斯磨。

  “啪”一滴不只是汗水还是泪水落在我的脸上。我很确定这没有声音,啪的一声是响起在我的心里,仿佛给我解开了穴道。

  我把嘴张开,想说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阻止?木已成舟,再说立牌坊的话似乎不合适。安慰?小姨似乎不需要言语安慰。

  她没想说话,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张嘴的,或许是无意识,她吻住了我。

  火热的呼吸带着酒气,咸涩味,我知道她哭了。

  这一吻激活了我,当她火热的舌头舔到我耳根的时候,我不知怎么了突然抱住她逐渐乏力的背,抚摸,揉搓,同时,我的小弟弟开始往上顶撞。

  啊 啊 啊 ……

  她的呻吟不断给我注入能量,我猛地翻身把她压倒,然后开始在她身上冲刺。

  角色随着体位的转换而转变。

  我开始疯魔,只想着发泄,或者满足她,或者早早结束这荒诞的一草。

  她瘫躺在床上只会发出一连串诱人的呻吟。

  这呻吟让我觉得她很快乐,我想让她更快乐。

  我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,俯下身子去亲吻我窥觑过的那两团乳肉,把顶端的豆粒含进嘴里时,我忍不住跟我的前任作比较。小姨的乳房更饱满,更大,一手刚刚覆盖,可这小豆粒比我前任的小樱桃更精致。我习惯性地刺激着,让它更挺立。

  小姨的呻吟愈发响亮,我努力把她的两团乳肉往中间推,努力让两个小豆粒凑到一起,然后同时含住,以前我多次尝试同时含住前任的两颗小樱桃,都没成功。没想到昨夜在小姨身上如愿了。

  这刺激让小姨更兴奋,我不知道小姨夫有没有这么尝试过,小姨一把把我拉上去,在我脸上啃咬,不停娇声喘息。她的下体随着我的抽插起伏迎合,她的双手扶着我的腰,帮我快速抽插。

  我遵从长辈的需求,动作越来越快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小姨的高潮来的很猛烈,她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盘到我的腰上,紧紧把我箍在她身上。她的小腹连带臀部不停起伏,和我的下体研磨。她紧紧把我抱在她的胸前,两只手死死扣着我,扣得生疼。她的阴道不停痉挛,不断挤压着我的小弟弟,我感觉有想射的冲动,想要起身。

  她感觉到我的异样,抱得更紧了,动作更剧烈。

  我只好忍着,万幸她的阴道不再吸吮小弟弟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对我来说非常漫长。我只能紧紧抱着她,为转移注意力,伸手在她的脸庞抚摸,抹去她脸颊的汗水。

  终于,她的腿放回床上,她的手把我松开了。

  我立刻起身,快速把小弟弟从她身体里抽出来,那一刻又对她温热的阴道恋恋不舍。我跪坐在床上,闭着眼睛努力平复呼吸,平复着冲动,也在思考如何收场。

  约莫几十秒后,一只手伸了过来,接着另一只手伸到我胸前。

  我看到小姨正移向我,她没有起身,一只手把我推倒,又拉上被子盖住我们的身体。然后,她的嘴含住了我的小弟弟,轻轻吮了一下,然后又离开。再吮一下又离开,四次之后,终于含住不停颤抖的小弟弟。

  她整个人都在被子里,我不知道前四次深深的吸吮是在做什么,可能是清理小弟弟上属于她的淫液。

  我当时没想到这么多,强烈的刺激让我觉得口干舌燥,本就濒临崩溃的精关再也抗不住小姨的含吮,受不了她牙齿的厮磨,受不了她舌头的逗弄,最终一泻千里。

  小姨在被子里闷哼几声,一动不动。因为我的手正按着她的头。

  云散雨尽,小姨从被子里出来捂着嘴跑了出去。

  我躺在床上没有追出去,主要是不知道怎么面对。

  我能听到小姨在卫生间呕吐,洗漱,在她脚步响起时,我一度非常紧张。万幸,她只是关上了次卧的门,又回到主卧。

  我脑子一片空白,很快睡去。

  早上,我没有晨跑,一直到七点半才起来做好两份早饭,然后飞速逃出家门。

  小姨一直没出门,我觉得她应该也醒了,因为做饭时我接到了小姨夫的电话,隐去对不起他的内容,把小姨的情况说了一遍。我想,小姨跟我一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

  我从家里翻出一个新手机,把她的手机卡放进去,我试了试可以打通,手机卡没泡坏,就留个纸条告诉她让她先用这手机。

  她手机上有十几个未接电话,还有短信,一定是有人想要联系她。

  我没有翻看,只是给她留了个便条,告诉她小姨夫给我打电话时说的话,又告诉她我家门的密码,我已经通知前任来接她。最后告诉她,我晚上要去准备明天朋友的婚礼,不会回来,她可以常住。

  其实,这就是个借口。我不敢回去,不敢面对。毕竟,我曾在心里把她当作小姨。

  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,抛开扯淡的乱伦。她是我的朋友,浪了这几年,我一直坚持兔子不知窝边草,极少跟身边的朋友发生关系。我觉得一旦上了床,关系也就变了。

  为这事,今天迷迷瞪瞪一整天,上午开会时一直神游。

  这事,没有任何感情很好处理,可是这不是约炮。

  也许昨夜是一场梦,多好。

  在日记里写完,还是觉得憋得慌。在这里说说吧,不吐不快。

  已经下班,夜色降临,在公司里等朋友。

  一天没有小姨的信息,小姨夫和前任也没联系我,不知道家里怎样了,不敢回家。

  后记:这件事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,似乎还没结束,先不一段后记,原来卸载另一个主题帖的,现在补到这里。

  2016年11月16日更新

 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亲缘关系,这的确不是乱伦。我之所以纠结可能还是因为对前任那份感情,毕竟我曾经爱过,现在也爱着(说不清楚,说爱,我又不想跟她复合。说不爱,我又忘不掉她。)总之,在我心里小姨就像是亲人。

  再退一步,因为前任,我们在大学时就认识。她高我两届,高前任三届。在前任没上大学时,小姨就跟我认识,算下来已经十二年了,我想一个能聊12年的朋友,还是值得珍惜的。

  可是,我们却走到了这一步。

 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三天,我们一直没有联系,我只是留了一个便条交待了我的行程安排。

  前天早晨醒来后,我就去上班,下班后跟朋友一起去临近县城帮忙筹备婚礼。昨天忙活一天,今天回来,家里已经没有外人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  唯一的意外是老妈掺和了进来。

  昨天老妈来给我送吃的,她知道我不在市里,就直接给我放在了家里。结果,打开家门就看到了我前任和小姨,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在我家多住了一天。反正,老妈很生气,在等我解释。

  更严重的是,老妈在我的卧室里发现一条女士内裤,那当然不是小姨的,虽然是她住在那里。那是安安的,老妈只知道安安是经人介绍跟我相过亲的,还不知道我们发展到了哪一步。

  反正这发现让老妈很生气,当场给我打电话让我解释。我觉得老妈可能是借题发挥要赶人,她老人家对我前任一家没有半点好印象。

  也得感谢老妈,不然还不知道小姨会不会继续住在我家。

  看上去这事似乎好像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,只是要编个谎言忽悠老妈,还要等安安来了商量对策。

  后记二

  节选自12.20日日记。

  到这一天饭前,事情过去一个月。由于刻意回避。我一直没跟小姨联系,在单位附近也没遇到过。

  小姨只是在被我妈赶走那天给我发来一条微信,只有两个字:谢谢。

  小姨夫倒是给我打过几次电话,主要是诉苦 闲聊。

  之所以选出这一天,是小姨夫找我吃饭。

  小姨夫是个很老实本分的车间工人,单位不错,收入稳定,人很踏实。

  我和小姨夫认识是他作为女婿去前任姥姥家,那天是家族年初二请女婿聚餐,我作为小辈准女婿也参加了,那天我俩都算是新人,被参观的对象,抽个机会到外面转了转,,聊了一会而就成了朋友。再后来我短暂在他家借宿过几天,又经常跟前任去他家蹭饭,便很熟悉了。即便是跟前任分手,也没影响我们的关系。

  那天,他们又吵架了,小姨夫来接小姨下班,小姨却提前跟同事走了。小姨夫扑了个空,知道我在单位,便把我约了出来。

  说实话,跟他吃饭我很不自在。有句话叫做朋友妻不可欺(很惭愧,我居然已经睡了两个朋友妻,一个是贾姑娘的老公迷路,一个是小姨夫。)我跟小姨睡过之后再见小姨夫,开始十分钟我不在状态,知道听他说小姨还没有怀孕,我才放松下来,压在我心头的石头总算落了地,虽然没内射,可我还是担心小姨怀孕。那天之后,小姨在我那里住了两天,又在我前任家里住了四天。这段时间有些意外,我脱不了嫌疑。。

  他们之间依然是不孕不育引发的家庭问题,我只能劝解,给他宽心。

  那天小姨夫喝醉了,我送他回家。

  小姨已经到家了,她开门时,我们四目相对,都有些尴尬。

  小姨夫没有醉倒人事不省,就是摇摇晃晃走不好路。我跟小姨把他扶到床上,当着他的面说了一些劝和的鸡汤话,就没说别的。

  小姨送我出门时也没说别的,没远送,关门声音不大不小。

  1月5日 后记三

  跟小姨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,双方都刻意回避,选择遗忘。这似乎是最好的结局。

  可是前任最近很不消停。

  那天让她去接前任,我把家里的密码告诉了她。她没有立刻把小姨接到她那里,却在我那里住了两天,结果被我妈遇到。如果不是我妈赶人,估计她还会住在那里。

  今天看到有朋友在另外一篇帖子提到我跟前任复合的几率。我觉得几率为0,首先我妈这一关就不会同意。我俩相爱时,我爱得很执着,为前任放弃升学,放弃工作,从省会城市辗转到四线城市。分手那年,我过得天昏地暗,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,甚至为此远走他乡。分手后,我一直走不出阴影,迟迟不恋爱,老妈当然很讨厌她。

  其次,我也不想复合。分手三年后,我们再次相遇,她结婚又离婚,开始有朋友提起时,我还有犹豫过。随着时间推移,这两年,我听到了以前不想听的事情,知道了很多我们分手前后的事情。似乎前任还不知道我已经知道,也许她还以为我还像刚分手时一样不跟朋友谈论与她有关的事情,可能,是我不抵触的态度让他误以为我原谅了她的背叛。

  按现在的话说,无缝接轨就是劈腿,我当时比这话还惨。我们滚了七年床单,我居然沦为备胎。

  有人有绿妻情节,看到老婆在别人胯下呻吟会产生快感,我很难理解,我接受不了,我心里还是有个疙瘩解不开。

  最让我反感的是,她居然依旧是一副吃定我的样子。自从知道我家密码,隔三差五到我家里,害得我现在不敢自己回去做饭。

  这还不算晚,有两次,她打着给她小姨送午饭的旗号,偷偷给我送午饭,并一直在公司说是我的前女友,摆出重新追求我的架势。

  前几天安安过生日,我跟安安在家做了一顿大餐,前任看到我家亮着灯居然直接找了上去,然后对安安冷嘲热讽,又跟我又哭又闹,还掀了桌子。

  我不知道她的委屈从哪里来的。

  分手是她提出的,现在又要复合。我已经明确拒绝过,她依旧我行我素。她这些天的闹腾,一点点消耗着我心底对她的好感、留恋和愧疚。

  正码着字,又收到她的微信,我果断拉黑了。写完这些,我下定决心不复合了。

  现在很后悔没趁着元旦搬家换房子,我辛辛苦苦提高了分公司的业绩,正准备买房买车安家落户,现在又犹豫了,甚至准备再次调走。

  【完】